副高教长:限制网上言论自由‧反对落实证据法令114A条文

2020-06-19 作者: 围观:241 26 评论
副高教长:限制网上言论自由‧反对落实证据法令114A条文(吉隆坡11日讯)高教部副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反对中央政府落实《2012年证据法令》114A条文来限制互联网的言论自由。他认为此条文将导致人人自危,随时因面子书或部落格内容而被起诉。他担心,114A条文将製造“恐惧文化”,人人担心有人监视及告发自己的面子书及部落格内容,随时要找律师辩护。製造“恐惧文化”他说,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曾在国会下议院解释《2012年证据法令修订案》,但是无法说服大部份国会议员,包括他及林茂国会议员兼巫统团长凯里,因为这项条文引发许多问题。他披露,当国会通过修订案时,凯里无法置信,在推特上留言“噢,你竟然通过了,我们应该检讨一下。”週六,赛夫丁受邀成为大马律师公会主办“2012年证据法令114A条文──互联网言论自由的终点”论坛的主讲人之一,主讲者包括律师公会会员费沙莫丁、山慕加以及吉隆坡律师公会资讯工艺委员会联合主席冯正良。分享互联网资料或被诉赛夫丁在论坛上大力反驳支持114A条文的律师公会主讲人费沙莫丁,并强调身为巫统的从政者,他绝对支持首相纳吉提倡的政府转型计划,但不会认同114A条文。他指出,网络行业佔了国内生产总值的4.1%,投资者不会相信费沙的言论,也不会认同有关条文。“最近我接到投诉,一名大专生被指上载民联领袖的照片上网,结果被学生事务处官员叫去问话,这是限制网络自由的行为。”“如果我是一名学生,因分享互联网资料而被起诉,如何有能力找律师辩护?这项条文尚有许多不足之处,政府应该以其他法令来取代。”他说,他将与凯里讨论114A条文,然后向首相纳吉反映问题。《2012年证据法令修订案》已于于国会通过,新增114A条文,即在互联网上以匿名发表言论,但被鑒定的原着者须对内容负起责任。这项法令的条文阐明,如果任何一个人的名字或照片出现在一刊物上,而他被指为该刊物的拥有者、编辑、助编或管理者,有关人士就会被视为是刊登刊物内容的负责人,除非他能提出证据反驳。网咖转载言论店主被视发布者吉隆坡律师公会资讯工艺委员会联合主席冯正良指出,一旦114A条文生效,涉及层面非常广,而且不是针对肇事者,而是针对第三者。例如在网咖分享或转载他人言论、员工通过办公室的宽频发布不实消息,店主及僱主将视为发布者。他说,根据英国案例,任何人被指触犯114A条文,原告及主控官不需要提供证据来证明被告有罪,反而是被告必须证明自己不曾发表过不实消息。他解释,114A条文简化许多事情,例如被假定有罪的被告将面对逮捕、延扣、被搜查、盘问、充公电脑及通讯工具等繁文缛节。“虽然首相署副部长拿督刘伟强声称,第三者在自己的面子书发言诽谤或中伤言论,不代表版主是发布者,但是条文阐明,一旦开启部落格及面子书等社交网站,等于提供舞台给他人发表意见,同样有罪。”他以《今日大马》主编兼创办人拉惹柏特拉为例,此人多次被控告发表诽谤言论,过去只被控触犯刑事法典及民事法,现在114A条文则给了检控官起诉拉惹柏特拉的捷径。新条文保护个人隐私在主讲人当中,唯一认同114A条文的主讲人费沙莫丁认为,条文能加强人们、网咖业者及宽频持有人的网络安全意识;除了不会随便发表未经证实言论,也懂得保护自己的网络资料。他认为,过去许多人被网友诽谤及中伤,因法律限制而无法伸冤,新条文可保护个人隐私。“无论是被盗用面子书户头或无线宽频,而发表诽谤言论,户头拥有者必须负起责任,就像发生偷窃案,贼赃在某个住宅单位内被发现,单位主人必须解释,道理是一样的。”不会限制网络自由他说,被告只是假定有罪,只要他能证明自己不曾发布消息,自然就会无罪释放。114A条文不会限制网络自由,因为自由的意思是有权力去做正确的事情。“根据法律,网咖店主必须登记顾客个人资料及上网时间,以便执法单位或多媒体委员会能追蹤到发布消息的网友。”不过,另一名主讲人山慕加律师认为,被告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证明自己不曾发布虚假消息,二是去找出发布者是谁,这将衍生许多问题,例如一家公司有许多员工及多部电脑,老闆如何找出是谁干的。“如果一名网民被指发布不利马来皇室的消息,他必须耗费高昂的律师费及冗长的时间去辩护,就算胜诉也得不回律师费,这是114A条文没有提及的现实问题。”网络供应者:应对付留言者许多网络供应者声称,他们无法洞悉和阻止网民在网上发表言论,但一旦网民通过他们提供的网络留下不负责的言论,将导致他们在证据法令114A条文下受到对付。他们认为这是箝制网络自由和不公平的法令,并希望政府能够听取民意,修改或撤销这项法令。週六出席论坛的观众包括有网吧业者、网上论坛管理员等,他们在问答环节时以本身为例提出他们的疑问。他们感到疑虑的是,为何在网络留下不实言论者没有被追查,反而是被利用的设备拥有人受到对付。至于主讲人费沙莫丁认为114A条文的功能是要被告证明自己没有违法更胜于追查谁是违法者的问题,观众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认为被告需背负举证的责任是这项法令一大疑问。另一名主讲人赛夫丁认同观众的疑虑,他认为,即使网民使用真实名字在网上留下不实的言论,但是控方却无意对付留言者,反而举报设备拥有人(网络供应者),这是一项令人感到无奈的问题。有观众提到,如果只是分享他人的言论,并在言论下留言发表个人意见会否中招。主讲人冯正良声称,在这项法令下,无论是否有意,一旦发表或转发了诽谤或恶意中伤的言论,就需负上法律责任。此外,观众质疑,法令在没有征询民意和专业人士情况下于国会下议院仓促获通过,而且高等教育部副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没有被咨询,以上种种是否显示法令落实出现程序问题。主讲人山慕加声称,在英国,一项法令落实以前都会征询民众和专业人士的意见,再拟出法案提呈国会通过和落实,但我国显然在落实这项法令以前并没有做到征询民意这一点。他认为,设立法令未必有效解决科技罪案及科技延伸的问题,他认为以更高明的科技进行控制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59出席者投反对票主办当局在论坛进行前后让出席者就落实1950年证据法令114A条文进行投票。在论坛结束后,分别有59名观众不支持及9人支持这项法令。论坛进行以前,分别有39人不支持和6人支持落实这项法令,另有两人不在意法令是否落实,另有一人不知情。不过,经过约1小时半的论坛结束后,有更多观众,即59人不支持这项法令,另有9人支持和两人不在意法令的落实。非议朝野议员态度爱理不理赛夫丁非议朝野议员在国会提呈114A条文时,表现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即使在国会议员餐厅内也没有讨论过一句。国会无人深入辩论他说,在提呈之前,政府曾咨讯马来西亚自由媒体中心(CIJ)的意见,修订案已放在国会议员桌上好几天,印象中只有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提出意见,国会中没有深入辩论及探讨。“朝野议员在议会厅吵得脸红耳赤,其实在国会议员餐厅内都会十分友好,私底下都会讨论法案的利弊,可惜我没有听到有人讨论114A条文的问题。”赛夫丁劝请26个非政府组织不要在国庆日前夕8月30日晚上在独立广场举办“净选盟的承诺”集会,最好择日举行。“我了解集会目的,但是在国庆日前夕举行集会将衍生混乱,至少他们不要在那一晚、那一个地点举行。”不过,他不愿建议甚幺地点及时间比较适合。仓促通过法令律师讽儿戏主讲人山慕加律师讽刺大马国会经常在几小时就通过重要的法令,十分儿戏。“国会跳过许多重要程序,早上提呈法案后,到了1时午休,2时30分复会后,才辩论一会儿,就在下午4时30分之后通过。”他不满国会没有谘询律师公会及互联网使用者的意见,仓促通过2012年证据法令114A条文。‧2012.08.12
相关浏览推荐